开着玛莎拉蒂去老挝是种怎样的体验?

2018-06-19 12:39

老挝是什么鬼?作为我们的邻国之一,99%的人对老挝的印象就是——没有印象!

的确,不要说跟泰国相比,就是跟缅甸和越南相比,老挝也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作为世界上仅存的五个社会主义国家之一,老挝的经济发展大概只比朝鲜好一丁点儿,而旅游业更是冷清得无法和周边东南亚国家相提并论。

越是少有人踏足,就越让我们想一探究竟。趁着一次工作机会,同时也是抱着一生只去这一次的信念,用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我们将手中的几千元人民币换成几百万老币,从云南西双版纳磨憨自驾出境,我们企图通过这趟假装“壕”的旅程满足内心对这片国土的好奇心。

签证:老挝对中国护照实行落地签,手续费160RMB

车辆出境手续:行驶证、驾驶证,无需提前申请或者办理,入境老挝后需要购买汽车保险

货币兑换:老挝的货币为kip,人民币与kip的汇率基本为1:1300,所以到了老挝你很轻易就能成为“百万富翁”。在磨憨口岸有许多中国人从事货币兑换的工作,建议在这里换够相应的kip,老挝境内银行并不多。

▲秒变“百万富翁”

飞到西双版纳景洪后,我们又驾车200多公里来到最靠中老边境的磨憨口岸,这里是进入老挝的唯一口岸。只花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我们就顺利进入老挝国境。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老挝最负盛名的旅游地——琅勃拉邦,距离磨憨口岸大约300公里,我们的计划是用4个小时到达,然而这个时间却遭到了当地人严重的嘲笑,他们客气地告诉我们,要做好天黑前还在路上的准备。

▲ 通过磨憨口岸,就意味着已经走出了国门。

▲收集到了一枚陆路口岸的出境章!

▲过了老挝边检后一定记得购买汽车保险

▲贯通老挝南北的唯一主干道,这样的路况却是常态。

进入老挝后,我们很快意识到了当地人的嘲笑是多么善意。一路的盘山公路和发卡弯,翻滚的胃液让人不想说话,更绝望的是,通往琅勃拉邦的路只有这样一条,所有进入口岸的车几乎都挤在这条路上,糟糕的路况让我们时常遭遇到堵车、让道种种情况。而因为玛莎拉蒂较低的底盘,我们驾驶起来更是需要格外留心,面对旅游大巴上的同道们投射出来的羡慕和红眼,痛苦不堪的我只想大喊一句“然并卵”。

▲日常堵车状态,此时车队内还能见到中国牌照的车,后来就越来越少了。

▲多年旅行经历告诉我,无论在如何穷困的地方,孩子们的脸上总能挂着最纯真的笑颜。

沿途我们经过了一些小镇,孩子们赤着脚在马路上嬉戏打闹,妇女们围坐在吊脚楼前乘凉聊天,比起来男人们似乎忙一些,有些在维修房子,有些在干着农活,随手一掐都是一张国家地理的发展中国家人文图片范儿。然后我们又发现,所经之处但凡有修路、水电等大型工程的地方,必然挂着“中国XX建筑公司”字标,要不是语言不通,可能会有一瞬间误以为自己没有出境,只是到了中国的某个省而已。

后来与当地中国工人聊天得知,中国政府援助了大量老挝的基础建设,比如水电站,完全由中国政府出资修建,而条件是建成后由中国企业收取数十年的电费及维护费用,所以实际上对中国企业来说是包赚不赔的买卖。老挝政府自己无钱建设,只能如此“任人鱼肉”了。

▲所到之处,几乎所有的道路修建、水电站等基础设施都被天朝人“包养”了。

另一个奇妙的现象就是,所有的建筑工地,工头以及大型机械的驾驶员往往都是中国人,而一般的苦力则全部为当地人。据说这些当地人的月工资仅仅800人民币左右,但即便如此也有许多人抢着来干,毕竟这是一份稳定且对当地人来说收入不低的工作。那你能猜到那些中国工人们的工资多少吗?反正,当时我就震惊了!

进入老挝境内后就想着赶紧买一张上网卡,结果询问了好几个小卖部,虽然都有手机卡出售,但因为语言完全不通,无法搞定。最后在通往泰国方向的岔路口正好有一家中国人经营的手机店,我们在这里买到了老挝当地的上网卡。

毫不夸张地说,从早上九点出关,这一段300公里的路程,竟然花了我们一整天的时间,在大约下午7点的时候我们终于抵达了琅勃拉邦的酒店。琅勃拉邦很小,我们住在湄公河边上,果然与其他东南亚国家一到晚上反而更热闹不同的是,琅勃拉邦的夜晚特别安静。在河边寻觅了一家尚在营业的小餐馆,点了一桌以咖喱为主的餐食,囫囵吞下,来不及品味,只想赶紧吃完将这赶路赶到吐的一天睡过去。

▲老挝传统的食物,各种咖喱,酸甜口味的色拉,烤鱼,以及作为主食的糯米饭。

琅勃拉邦

琅勃拉邦是老挝著名的古都和佛教中心,是老挝现存的最古老的一个城镇,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经联合国专家组考察,琅勃拉邦全市有679座有保存价值的古老建筑物。1995年12月,琅勃拉邦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历史遗产名录。民风纯朴,自然生态保护完好,没有过分商业化的人际关系,被公认为东南亚传统与殖民风格保存最为完好的城市,成为西方游客追求的“世外桃源”。

▲琅勃拉邦酒店业发达,最好的酒店往往在山顶,或者湄公河畔。

我们计划在琅勃拉邦逗留一天半,时间安排大致是,第一天参观琅勃拉邦城内的庙宇并且前往城外的光西瀑布游玩,晚上回城体验一场“老式马杀鸡”;第二天参与布施并驱车前往老挝首都万象。

▲一早来到王宫博物馆,尚未开门,阳光照射在金色的庙宇上。

Sisavangvong Rd似乎是琅勃拉邦城内最像主干道的一条路了,从酒店出来不到十分钟,我们到达了位于Sisavangvong Rd头上的皇宫博物馆。早上八点多的阳光照耀在皇宫外墙上,宫殿光芒四射,让人忍不住去想到底花了多少钱多少时间才成就了这个穷困小国里奢华的幻象。

王宫博物馆是最适合成为琅勃拉邦旅游第一站的,这幢建筑物的历史并不悠久,1904年这座王宫最初建在湄公河畔,作为当时国王及其家人的住宅。国王于1959年去世后他的儿子继承了王位,1975年的革命,这座王宫被改建成了博物馆。在这里还可以看到澜沧王国的遗迹和许多国家级的文物。整个皇宫金碧辉煌,光艳夺目,殿内装饰古雅华贵。这里是老挝最后一代国王西萨旺凡达纳的行宫,王室成员今已不知何处去,宫中可见昔日的大殿、议事厅、书房、收藏室、起居室等,说实话对于见惯了世面的国人来说,这个地方显得有些鸡肋,而且不允许任何拍照。

转场来到琅勃拉邦最有名的香通寺,没想到在入口处就被拦下来,理由是我的穿着有点“暴露”——裙子长度在膝盖以上。听到这个理由,我和橘子都呵呵了。不过看来寺庙管理人员对我这样的暴露分子早已有备而来。工作人员把我引到边门,一位老奶奶热情地招呼我,让我从一堆布料中挑选一块喜欢的样式,接着她亲手教了我如何把布料裹在自己的腰间形成一条老挝风情十足的筒裙。

▲说是琅勃拉邦最宏伟的寺庙,但我觉得用小巧精致来形容更准确。

香通寺是琅勃拉邦最宏伟的一座寺院,也是最著名最漂亮的寺庙,浓缩了琅勃拉邦古老的寺庙建筑风格。由Setthathirat国王于1560年建造,直到1975年都是王室私有资产。寺院内8根粗大的支柱上用黄金刻着图案,把人们的目光引向后面金光闪闪的佛像和光轮覆盖的屋顶。寺院外面的后墙上镶嵌着栩栩如生的树的图案,背景是紧邻这里的是一个小型建筑,是一个红色教堂,里面置有一个很独特的佛像。

▲短裤及短裙都不被允许进入寺庙内部,好在每个景点都有这种老挝传统的筒裙免费借用。

闷热的天气里没有一丝凉风,阳光毫无阻挡地穿透空气直达地面,眼睛所及之处都是反射着金色光芒的寺庙外墙和各种马赛克拼贴的宗教故事。偌大的庙宇里,只有我们几个零散的游客。墙的那头就是马路,可是你,甚至听不到任何车开过的声音,只有知了,不停呱噪着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从近500年历史的庙宇门口路过。

▲如同每一个热带国家一样,蓝天、白云,是常态。

▲BlingBling的马赛克装饰着墙面。

▲豪车与庙宇的组合,居然一点都没有违和感。

在Sisavangvong Rd上随便挑了一家餐厅,享用了一顿老式简餐之后,我们便驱车前往期待已久的光西瀑布。说期待瀑布,不如说我们期待的是一场原生态的冒险,因为光西瀑布最有名的就是“跳水”项目——没有救生员、没有跳台跳板,只有一根树枝和一汪干净清澈的山泉水,这里对所有人开放,但只欢迎可以全身心接受大自然的人。

▲光西瀑布总落差达数百米,每一个断层都是一个天然的泳池。

在这里我要强调的是,我知道橘子是喜欢我的,但我不知道的是,他喜欢我的程度有多少,比如,我和他都不怎么会游泳,从五米高的树枝上跳下去后如果我起不来,同样处于生存边缘的他,会不会愿意舍身救我。

▲橘子来了一招“小鸟展翅”。

学游泳的时候我曾经说过,会游泳的人是抱着锻炼身体的态度在水里玩,我这样不会游泳的人一遇到水,只会激发出无穷的求生意志。那一刻当我走到树枝尽头,身后还有一群外国小孩叽叽喳喳排队等着跳下去,我的腿,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快速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跳下去之后的场景,比如我应该立刻屏住呼吸、闭上眼睛、双腿打水、努力向上,接着又安慰自己大家都活下来了没理由我就死在这里了。

时间已经不容许我继续意淫了,那一瞬间就像被人踢了一脚,满脑子想着妈的我怎么会答应玩这个项目,空中的时间似乎特别长,感觉我已经坠落了很久很久还没有触到水里,又突然“嘭”地一下子身体被水团团包围,没有呼吸无法睁眼,啊我会不会死掉。终于感觉到有一只手抓住了我,可我明明拼命想往上他怎么偏偏把我往下拉,“呼”!头终于透出水我还活着!好吧,这就是我的光西瀑布跳水体验,还活着,并且还活得美美的,因为从水里上来之后我发现,我的底妆、眼线、眉毛竟然都还奇迹般地没有花掉。

▲橘子已经在水中等着接应我,所有人也都盯着我看,我好像没有退路了!

这次特别的体验成了我们此行中最爽快的经历,对不追求极致探险的普通游客来说,这样的轻冒险似乎是更值得提倡的项目。回到琅勃拉邦城里已经傍晚时分,Sisavangvong Rd被夕阳笼罩,更显悠闲平静。

▲老挝是欧美青年人穷游的天堂,这里的民宿一晚甚至只需几美元。

▲湄公河边,静静地日落。

▲即便在中国,你也很难在街头看到党旗飘扬了。然而在这里,党旗成为一道风景线。

▲老挝国旗长这样!

马路另一边是湄公河静静流淌,走在这个城市里,你会发现,明明是来度假的游客,形色却远比当地人更匆忙。对“老”人们而言,穷乐成了最普遍的状态。

▲老挝啤酒,味不苦、甘冽,让人联想到北海道啤酒的口感。

众所周知老挝是法国殖民地,殖民影响从餐饮上可见一斑,我们在Sisavangvong Rd上觅食时发现,老式餐饮主要就是本地风味(和泰式雷同,以咖喱为主,但口味不及泰式)和法式风味为主,晚餐我们就着几瓶Lao Beer吃了一顿西餐,不聊口味,闲散舒适的气氛是完美的。而且物价极低,东南亚特色的水果Shake,甚至都不到人民币10元。

▲满大街的水果Shake是东南亚城市的标志!

琅勃拉邦古城至今保留着每天早晨布施的传统,第二天清晨五点,我们就起早来参与这场古老的宗教活动。

布施是小乘佛教上千年来一直保持的宗教传统,在琅勃拉邦,每天清晨天不亮,僧侣们就会沿着洋人街Sisavangvong Rd接受信众们的布施。不同季节布施开始的时间都有所不同,可以请教当地的酒店询问正确的布施时间。

▲这位女施主!

▲僧侣们远去的身影。

▲对他们来说,结束布施之后,才是一天的开始。

▲一名小和尚刚刚完成布施,放下布施来的食物之后从庙宇前经过。

要想给僧人们布施,是有要求的:和参观寺庙一样,女孩子不能穿长度在膝盖以上的裙子;所携带的食物也必须都是新鲜的。当然比起以前更纯粹的宗教意义,留存到现在的布施显然更像是一场表演了。在当地人那里购买了一些新鲜食材,我试图表现地更虔诚地跪在路边,在每一位僧人路过我的时候,温柔地给予他们篮子里的食物,本想更多互动,可惜大部分的他们可能年纪太小,还无法自然地直视女施主吧。

▲你也在想静静吗?

我们在琅勃拉邦的逗留接近尾声,这个老挝古都和佛教中心,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安静。湄公河穿过这个城市,每天静静流淌,人们来来往往,却没有丝毫匆忙。宗教和生活如此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年轻的僧人们成了人们寄托信仰的载体。

从琅勃拉邦出城,我们直奔老挝首都万象而去。一路上依旧是蓝天青山和黄土破路的强烈反差。在离开城市100多公里的休息站里,我们和一队寰行东南亚的摩托车队不期而遇。山顶有无人认领的自行车、360度全景无遮挡原生态木凳,树上的芒果正值果实丰厚的季节,热情的女主人教我怎么使用工具采摘,这是老挝,来之前你觉得神秘,真的来了你会发现,这些古老神秘里,竟然还透露着很多浪漫。

▲群山之中路边一家简单的饮食店,随意一个窗口却如同绝美的电影画面。

▲新一天的日常修路,这可是这个国家的南北主干道。

▲途径万荣,这里的景色像极了桂林,万荣同样是一个户外运动的天堂。

▲环行东南亚的摩托车车队,他们的目的地是中国!

▲一辆无人认领的自行车就可以玩得很开心。

▲你选哪个?

▲面对这样的景观,路上那些黄土和发夹弯似乎都不值一提了。

▲玲琅满目的车标,橘子还找到了他的老东家,PCauto的车友会标志。

▲在山顶休息区还能看到中文标识。

▲第一次亲手采摘芒果,与热情好客的女主人用各种肢体语言交流。

又一天暮色来临时,我们终于来到了万象的郊区。还没进城,我们再一次被警察拦下来了。这已经是一路上的第N次,多数只是例行检查一下手续,倒也没为难我们,所以我们也是习以为常。结果这次不太相同,警察指着其中一份文件上一处没有填写的空缺,说着几乎难以听懂的英语,口气严厉地要处罚我们。然而那份文件本就是由老挝海关填写,即便真有错漏,也非我们造成的责任,况且一路上也都相安无事,摆明着这是想敲诈我们一笔。

我们自然据理力争,坚决不同意以私下(贿赂)的方式解决问题,就在僵持着的时候,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一辆车,车上下来两人,用中文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助。原来是两位在此经商的华人同胞,见到我们被扣下的中国车牌轿车,估摸着遇到了警察刁难,就上来帮忙。而那些警察一看实在无法讹诈我们,也就只能作罢,挥手放行,在谢过了同胞之后,我们终于挤进了万象的晚高峰中。

万象的城北是中国人聚集区,大量中国商人在此经营,同时,你也能在路上见到大量的中国品牌。

▲福田汽车、BYD汽车的经销商

▲国际大品牌:OPPO手机!

万象的地理位置奇特,是世界上最靠近国境线的首都,隔着一条湄公河,对面就是泰国。第二天上午我们来到最有名的凯旋门,天热得人无法透气,让我只想来杯星冰乐,突然发现这是一个好问题——老挝有没有星巴克,于是我掏出手机想寻找答案,App显示,距离我最近的星巴克只有14公里,然而!它却在河对面,也就是,在泰国。

▲湄公河畔,对岸就是泰国,在枯水季节,当地人淌着水就能出国了。

位于万象市东北约3公里处的塔銮是当地最著名的景点。塔銮是一组群塔建筑,在建筑艺术上享有盛誉。塔呈方形,灰砖结构,建筑风格独特。主塔底部由3层巨大的方座构成,四边正中均有膜拜亭;第二层有30座配塔;第三层矗立主塔,顶端贴以金箔,塔体金光闪烁。塔高45米,宽54米。是老挝最著名最重要的佛塔,无论从它的地理位置、社会地位、历史悠久及建筑艺术均是老挝人民值得骄傲的名胜古迹。

▲塔銮的楼下俨然成为了当地人乘凉的好去处。

▲站在塔銮顶上,这个城市被一览无遗。

▲这个国家的首都——万象,没有任何一座高楼大厦。

▲这里没有雾霾,只有蓝天和白云。

比起琅勃拉邦的闲适,万象总算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城市风貌。通往凯旋门(塔銮)的马路就如同任何一个国家的都市一般,笔直宽敞。古旧的凯旋门像一个守护者,也像这个城市的信仰一样,坚定地伫立在广场中央。旧时它也是一个宗教活动聚集地,显然现在宗教色彩淡了许多,徒步从塔底向上走,透过一个个窗口,窥见这个城市的秩序和风貌。

▲万象凯旋门!

和凯旋门齐名的是万象西萨格寺,这是万象至今风貌保存最完整的一片寺庙群。我们开着车子在周边转悠,巧遇了很多对正在拍摄婚纱照的新人,新娘们脸上浓烈的妆容让她们看起来都有点显老,在老挝以宗教建筑为背景拍照,可能和我们在泰晤士小镇拍婚纱照的感觉差不多吧。

建于公元1818年的西萨格寺,是万象市保存最完整的寺院,为色彩较浓的宫殿式建筑。西萨格寺周围院墙的回廊里,整齐安放了许多大小不等的佛像,超过万尊,其年代有远至1200年前,都是战后收集而来的。寺中主尊大佛重十多万公斤,所以又称“十万佛寺”。

▲你能感觉到这个国家很强的包容性。

▲宏伟的建筑内部却空空如也。

万象的夜晚也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活色生香。到了晚上,街边的店早已打烊,剩下一些夜市,售卖的都是便宜的小商品,游客只能看个热闹,真正对这些东西有需求的显然以本地人为主。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在酒店附近找到了一家正宗的法国餐馆。比起琅勃拉邦,万象的法国殖民影响更深一些,随处都能找到地道的法式餐饮。红酒、浓汤、色拉、肉排,虽然不是什么饕客,但这一顿,显然是我们在老挝境内享用过最值得回味的一餐了。

▲返回酒店途中,西边的夕阳愈发漂亮了,让人忍不住下车留影。

离开万象的那天,我独自一个人走在街上,可能因为穿着比较扎眼,在西方游客和老挝当地人比较集中的区域,我算一个相对另类的存在,走过街边的咖啡馆,很多人对我投来微笑,但一个人走在这样一个国家的街头,生性大胆如我,竟然也不敢对此有所回应。虽然知道一个崇尚宗教的国家民风淳朴,然而你也无法否认,对一个国家来说,神秘意味着相对的闭塞和疏离感。不过经此一程,老挝,已经向我逐渐敞开了心扉。

▲5个人同时洗一辆车,还有比这更奢侈的吗?

在驾车返程的路上,我们遭遇了一次塌方,大概也就不到五分钟的差距,暴雨过后的泥石流就在我们眼前滑落,堵塞了唯一的公路。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幸运的是,就在离这里不远处,一支中国公路施工队负责这一段路的修护作业。不久,第一辆推土车来了,随着一车车的泥土被推至路沿下,山上更多的泥石倾泻下来,路堵得更严实了。第二辆推土机加入了抢通的工作,不久后,第三辆也来了。

等待了7个小时,天色早已全黑。每次稍微打通一些道路,就有当地的车辆迫不及待的想要抢先通过,结果两边互不相让,双双堵死在这本就不宽敞的通道上。负责维持次序的中国工头一脸的无奈,而我们的车因为底盘低,只能默默等待。

站在我们车头背对着我们手持对讲机的就是中国工头,在他的指挥下,挖掘机特地为我们铺平了道路,结果我们毫发无伤地通过了这段被泥石覆盖了的路面,在此,必须再一次向这些在异国他乡援助当地人民基础建设的工人们致以崇高敬意。

伴随着饥饿和困累,我们一口气逃离了这个国家,将车开至了中老边境。而此时,迎接我们的早已是空无一人的口岸,老挝这边的磨丁口岸并非24小时开放,往回走寻找住宿,需要至少驱车两个小时翻过一座山,而我们已经精疲力尽。在厕所简单洗漱之后,我们把车就停在了口岸检查处,就这么在车里和衣而眠……

天亮后,等工作人员上了班,我们第一时间通过了老挝口岸,又第一时间通过了磨憨口岸,伴随着武警战士的一句“欢迎回国”,我们以最狼狈的方式结束了这次老挝自驾之旅。

那一天,我们是第一个从磨丁口岸离开老挝的人;同时,我们也是第一个从磨憨口岸进入中国的人。而那一晚睡在边境口岸的经历,从此也成为人生一大趣事……

后记:

随着昆曼公路的打通,现在去东南亚自驾已然成为一种时尚,而老挝是出境的第一关。之所以没有去清迈而是选择老挝,主要还是因为这个国家的存在感太低,相对更加小众。自驾老挝(或者泰国)并不难,不需要提前办理什么手续,只要有驾驶证和行驶证即可,注意时刻保留好所有驾车过关时的单据手续,一路上会经常遇到警察临检,手续齐全就不会有事。如果真的遇到警察敲诈,请一定据理力争,只要你本身没有违法行为,请不用担心。当地华侨众多,他们也会主动给予你帮助。

多数老挝的交警、加油站工作人员等都会一些中文,交流不成问题。加油站没有高标号汽油供应,且实行全国统一价,请自带汽油添加剂。在万象的北部和高档酒店,几乎都是华人的天下,在老挝北部靠近中国的地方,当地年轻人不少都能操流利的中文。

老挝的路况总体上一般,很多路段都正在由中国的施工队施工,相信过几年后会有更好的路况。不过既然我们驾驶玛莎拉蒂都完成了到首都万象的穿越,一般轿车自然更不在话下。当地车辆并不多,交通不算太复杂。

总的来说,老挝就像一个被中国“包养”的国家,处处都能见到中国的痕迹。琅勃拉邦的欧美穷游客比较多,国人相对非常少。当地的物价水平极低,全民信仰佛教,民风较为淳朴。不过就旅游资源来讲,这个国家确实不具备太大的吸引力。文/思怡 摄/橘子


热点新闻